作者在文中铺写了一段对于“小红花为谁而开”的思考过程。作者原先以为小红花是为了陪伴他在庭院打太极而开的,于是便对早上开花,傍晚就枯萎的小红花心生爱怜,决定好好照料它们,为它们浇水、施肥。

后来,作者仔细想想,这盆花其实已在他们家种了几年。作者还未有晨运的习惯之前,这盆花就已经在那里生长了好些日子,在作者还没有发现它们以前。它们也是如此每日开花、枯萎。

因此,这让作者不禁思考它们存在和开花的目的,既不是为作者,那是为上帝吗?由此,又引申出关于“人生目的”的思考。直至后来与友人谈论后,作者才顿时明白,自家墙头上的小红花根本不为谁开花,只因开花本来就是它们一生的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