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2019年12月31日跨到2020年1月1日的那个瞬间,同在客厅里看着跨年直播节目的友人,冷不防冒出一句话:这一刻至少有一个20后出生了。

可怕,实在可怕。在我20几年的人生里,这是第一次感受到“岁月不饶人”。

虽然这不是作者在文章里写的迈入千禧年、一个世纪的跨越,但想想过往几年一直说着的那些“00后”也逐渐成年,再也不是我们口中的“小屁孩”时,确实让人无法否认时间的推移。

我们还能做什么呢?也许我们能做好的,只有前进,还有偶尔的怀念。

(《青春最末的细节》收录于龚万辉散文集《清晨校车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