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的家族传承

文 / 陈玉莲

送女儿上学,把车子停在学校附近。女儿背着书包,我则会手提另外一两个袋子,直至越过马路,来到校门口才交给她。

女儿 11 岁了。

我这样支持着她时,常常会想起我的阿公。

我上小学一年级时,是阿公负责带我上学、接我放学。他总是帮我提着书包,不让我自己背书包。

妈妈曾经叫我跟阿公说,让我自己背书包,因为书包的手提带子要断了。

我记得我这样跟阿公说时,他不悦地说:“书包坏了有什么要紧?阿公买过给你!”
于是,我有了不必背书包的一年级。

那暗青色的方形书包装载了我的启蒙教育,以及阿公给我满满的爱。

女子,没有传承家族的姓氏。爱和生命的品质,还有——血脉,却一代传一代……


Featured image: Photo by tam wai on Unspla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