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yai Redz 说马来社会的鬼魅文化

文 / 黄佩琪

农历七月是华人社会的鬼月。来到这个月,禁忌也特别多,比如,晚上 12 点前要回家、不能去海边、不能去山区、不要搬家等。

华人社会的鬼月禁忌或鬼故事我们听多了,但你了解过马来社会的禁忌吗?《文誌》邀请到著名探灵节目“Seekers Underground”制作组的幕后成员 Syai Redz 来分享马来社会的鬼魅文化。

今年 39 岁的 Syai 从事探灵节目接近 15 年,主要工作除了和团队一起寻找超自然事件的拍摄地点,更重要的是必须进行研究,以找出有力的证据或追溯背景历史,为大众揭开真相。若能联系上“目击证人”或和地点有关的当事人或当事人后代,得到更多的线索,更利于拍摄工作。


图片来源:Syai Redz脸书

马来社会的Makhluk Halus

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“我们和幽灵(Makhluk halus)共处在同一个空间,它能看到我们在做什么,但我们看不到它们在做什么,所以难以全面研究幽灵的存在。”Syai 这么表示。

图片来源:Photo by Jr Korpa on Unsplash

与其说鬼(Hantu),马来社会更倾向于把这些鬼魅统称为“幽灵”(Makhluk halus)。

和其他种族一样,马来社会其实也有自己的禁忌,如进入森林或阴暗的地方,不能乱采摘花朵或叶子;若女生正值生理期,最好别前往会闹鬼的地方。他们相信,幽灵最活跃的时间点是下午 4.30 至 7.00 以及晚上 10.30 至凌晨 2.00。


图片来源:ntv7-Seekers 脸书

“我们必须时刻谦卑、恭敬,不能说谎吹牛。不管是身体或思想,都必须干净,以避免招惹这些幽灵。”此外,Syai 也建议身体较弱者,避免去阴气太重的地方,又或者为了逞强或爱面子,接受他人的挑战,到荒野之外探险。“对于这种事情,我们不要太过自信。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遇到的将会是哪种幽灵,不知道它们会做些什么事。有些幽灵会操控我们的思想和行为,进而做出出乎意料的举动。”


图片来源:ntv7-Seekers 脸书

旁人中邪,该怎么办?

在传统华人社会里,若遇到“肮脏东西”,最常做的就是到神庙“问神”。Syai 则表示,在马来社会里,若遇到旁人中邪,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杯清水。对着杯中的清水祈祷诵念古兰经的一些经文后,用这杯圣水为受害者抹脸、手、脚和头部,一般情况下,都能见效。

偶尔,他们也会跟这些幽灵沟通,比如问它们为何要附身他人。当然,他们也会确保自己能够应付这样的场面,最好有三四个健康的人士在场,以便能控制场面或控制受害者,切勿冒昧行事。

此外,Syai 也建议可以给予这些受害者精神上的支持。他们遭遇这些情况后,身心疲乏,无法立刻恢复平静,所以可以尝试陪在受害者身旁,或者陪他们一起祈祷。

匪夷所思的歇斯底里之谜

谈到马来社会的灵异事件,自然会联想到“歇斯底里”(Hysteria)。很多人都认为歇斯底里最容易发生在马来女性身上,多发生于学校宿舍、营地等多人聚集的地方,并且会“传染”,即集体歇斯底里。有些人认为歇斯底里是一种超自然现象。Syai 不排除宗教或信仰因素,就如华人或印度人都有自己的信仰,也会有各自文化中的灵异事件。至于为何多发生于女性身上,则是因为男性较阳刚,女性则体弱,或正值生理期,更容易招惹到“肮脏东西”。


图片来源:Photo by Tommy Lisbin on Unsplash

Syai 曾经遇见经历歇斯底里的女性受害者发作时,力大无穷,连六名成年男子都无法制伏她。

马来文化的各类鬼

1. 女吸血鬼(Pontianak)

据说是因怀孕或分娩期间死亡的女性化成的。外形是个会飞的魔女,目标是幼童的鲜血。

2. 马来僵尸 (Pocong

传说,Pocong 是手脚被白布捆绑着的尸体,以跳来行动,就是马来版本的僵尸。

3. 飞头鬼 (Penanggal)

顾名思义,就是一颗头连接着外露的心脏。与其说是鬼,这更像是一种巫术,可保青春永驻。据说,飞头鬼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行动,等待孕妇分娩时,就吸吮新生婴儿的鲜血。

马来社会还有很多的鬼怪,如会导致失明的 Hantu Buta、会导致胃痛的 Hantu Kembung,或者会破坏活动现场的 Hantu Jamuan 等。

鬼魅文化,是个神秘且难以解释的草根文化。“世上是否有鬼魂的存在”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课题。有些人一听到那些绘声绘影的鬼传说,不禁鸡皮疙瘩;有些人则认为祭拜鬼魂是迷信的做法。不论你属于哪一种,相信许多人都相信“人比鬼更可怕”这句话。

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或许就如 Syai 所说,只要我们时刻保持谦卑、不自大,就能在这世上与他人、他物好好相处。

推荐阅读:帮往生者圆梦的纸扎师傅吴长洁

【番外篇】根据科学角度,歇斯底里是一种精神疾病。患者因未知恐惧等原因而情绪失控,或幻想某身体部位不舒服,却无法被诊断。翁诗钻医生也在《医学四讲:医疗与人的那些事》一书提到歇斯底里症。此书详情可浏览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ong.tee.chuan/